专稿首页|即时播报|社会|国际|国内|上海|财经|娱乐|体育|消费|生活|图片|视频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本网专稿 > 解放精选 > 正文

有这样一些公职人员,在网上“非官方”的他们想“非公知”、“不五毛”——

解放特稿:一群官员的微博实践

发布者:渊渟 时间:2013-07-28 07:21:00 来源:解放牛网 解放日报 收藏】[0]
评论0 查看】 【我要评论发起话题

CFP供图

本报记者 周楠 实习生 曹艺

    7月22日上午9点12分,纠结了挺久的杨华终于发出一条类似扪心自问的微博:“该不该管‘闲事’”?

    他写道:“闲事”,我的理解是管了我职责外的事。在郁闷中回顾了自己开博25个月不得已3次删帖:都是批评行政不作为的。纠结啊:管,似乎手伸得太长,有人恼火;不管,又觉得有违我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。许多好友劝我:你杨华改变不了什么!不过我想:如果人人都事不关己,将会是怎样呢?

    这位微博实名认证的上海市闵行区司法局法制宣传教育科科长,在微博上自称“侠骨柔情”,就在几天前高兴地宣布粉丝突破两万,被认为是“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务员博主”。

    杨华似的纠结,在官员博主中共鸣者甚多。上海另一位微博颇具影响力的干部,前阵子看新闻后批评了某地政府“怎么在发生那么多案件后才开始重视”,很快收到当地主管部门的电话,希望删除微博,最后他只能以“转发量挺大,声音已出去一些”自我宽慰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这群并不多见的活跃官员博主,还是乐此不疲地在微博上“拿起麦克风大胆讲话”,不遗余力地“激扬文字”,甚至不怕遭遇“围攻”。就在不久前,这些分布在苏浙沪、数位入选去年华东四省市十大公职人员微博的官员博主们,自发在嘉善聚会,号称“非官方博友汇”,主要探讨这样一个问题:全民麦克风时代,官员应该怎样在微博上“说话”?

不止一个人感到孤独

    聚会时,不知谁开了个头,说到“官员在微博上的‘孤独感’”,便引来一片“心有戚戚”的共鸣。

    嘉善老顾,浙江省嘉善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巡视员,这次“非官方博友汇”的发起人,曾经历过一次莫名其妙被骂的经历。“县里出台一项政策,有些人觉得不满,直接在我的微博上留言:‘你们这帮人是不是吃闲饭的?竟然出台这种政策!’”老顾当时着实委屈,“这项政策的出台和我所在的单位毫无关系,和我个人更是扯不上瓜葛,怎么就骂上我了呢?”

    玩了一段时间微博,老顾发现:“有些人其实并没有恶意,他们并不知道政府运作机制,内心深处对一些官员有看法,觉得县政府大院的人都是‘一个鼻孔出气’,看到一个实名认证的官员微博,就发泄下情绪而已。”有时候,他会和他们私信互动,向他们解释一下实际情况,“有些人能够理解,遇到不愿意沟通的,也就不再理会了”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杨华也谈起自己“最孤独的一次经历”。

    今年6月,上海一位居民发了一条长微博,指责偷盗现象严重,治安混乱,说派出所不管事。杨华看到了,了解情况后,在微博中提到“也不能全怪公安局,郊区警力严重不足,警察既辛苦又危险啊”,随之而来的又是200多条跟帖,有恨有爱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对付200多人,忙了一天,也没人帮我说话。哪怕有位警察在微博上支援我一下也好啊!”杨华提到这儿不禁摇头,“也有警察私信我,说不便开口说话,只能在私底下支持我。”这样的孤立无援深深刺激了杨华,唯一的宽慰是“后来一次机关会议上,有领导谈到此事特意肯定了我的做法”。

    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韩可胜,蝉联3届“人民网十大博主”,也是官员中的微博达人,谈起了自己开微博的初衷:“官员微博和政府官方微博从不同角度来表达政府,沟通政社,引导舆论。我佩服杨华老师的侠肝义胆、敢冲敢撞。但我主要是为了工作开微博,因为自媒体时代,搞宣传的官员要率先探索网络传播规律,不能放弃话语权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说到行政管理学中的 “塔西佗陷阱”:“当政府部门失去公信力时,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,做好事还是坏事,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、做坏事。因此树立政府诚信,在网民中不断积累政府公信力十分必要。”同时韩可胜也感到:“现在官员开实名微博的人还是太少,都做‘潜水员’,不拿麦克风,人家怎么知道你会唱歌?”

    于是,这些在微博中“拿起麦克风”、却又时感孤独的官员,相识于网络之后,开始了越来越多的线下互动,希望“团结起来,共同发出理性的声音”。

理性的声音可以响亮吗

    “混迹”网络多年的官员们都知道一个事实,在网络上,往往极端的声音最响亮,想要说理,特别是站在政府立场上公正地说理,还要人气足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韩可胜的微博有个特色栏目叫做 “时事韩评”,两年来点评了各地发生的近百起重要舆情事件,颇受欢迎。然而,他却很清楚:体制内的人怎样做到非“公知”、不“五毛”,理性适度却又引起关注,实在是个大学问。

    7月13日晚6点,曾成杰事件刚开始发酵。人气博主“Happy张江”很快发微博:【本年度最无情、最冷血微博诞生】“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帖称:‘法律没有明文规定,对犯人执行死刑时,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。’请大家无限复制,删得掉微博删不掉耻辱。”很快,转发超过5000次,评论超过1000条,一片顶帖。

    7月14日一早,韩可胜也发了名为【我看长沙舆论风波】的微博,他写道:“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条微博招来如潮口水,先删后道歉。染香(注:一位知名博主)说,微博等同风月场,良家闺秀也会惹一身骚。我则认为,政府运用新媒体、应对网上舆论确实任重道远,但应介入微博,在介入中了解民意,逐步学会说人话,学会表达自己,多求教,多实践,吸取教训,不宜因噎废食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样一条温和的微博不可能引发“Happy张江”微博那么大关注,甚至和染香观点不一致,还可能遭遇其粉丝攻击。果然,一会儿,就有人在评论中带点嘲讽。不过,“博友汇”成员嘉善老顾很快跟帖:“面对舆情危机,把实情讲清楚是最大的‘技巧’,文过饰非只会‘弄巧成拙’。”接着,另一位“博友汇”成员中一在线又跟了老顾的帖:“说真话,说不了真话,不要说假话!说得清楚的说,说不清楚的不要乱说。”接下来的30多条评论,则基本都持支持观点。

    韩可胜说,并不要求评论都是支持,也不会刻意删帖,但志同道合的朋友能团结起来,共同在网络上发出理性的声音,让这些声音越传越远,是他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此,“博友汇”的成员们总乐于对公共事件发表个人看法。“只有一次次在点评公共事件中亮出观点,别人才能知道你,从而取信于民,拥有话语权,成为意见领袖。”韩可胜认为,“要以政府的透明公开、官员的人性引导,来培养网络的理性。浦东在这方面进行的尝试,已有很多成功案例。”

    就在最近,韩可胜又发表了【我看陈光标】的评论:“据新华社,陈光标率队前往甘肃灾区!我本来不大喜欢标哥这个人。但一次次灾难,他都到第一线,拿出来的也是真金白银,比满口仁义道德的机构和人强多了。行动永远比言语更重要。”转发量超过2000次,评论超过200条。

    这让他感慨良久: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“拉黑”算什么本事

    在私下聚会中,这些官员博主们还有个共识:面对反对意见,只要不是人身攻击,就不做删帖或把人“拉黑”(拉入黑名单)的事。

    嘉善老顾发现,无论自己发什么样的帖,总有几个人要跳出来说三道四,而这几个人他并不认识。开始他挺郁闷,后来渐渐习惯了:官员开实名微博,讲的就是一个公开透明,有人时时盯牢你,不断提醒你,反而是好事。况且,通过别人的公开评论,你也知道别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顾认为,之所以现在网上对政府怨言多,信任不够,有一个原因是很多官员太“神秘”了,总在玩“深度潜水”,因为担心微博上一些攻击或者怕多事,主动放弃了微博的舆论阵地,即便有些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既不回答疑问,也不解释过程,让老百姓在猜疑中增加了不信任感。其实玩微博时间越长,越觉得 “大多数老百姓都是讲道理的”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从来不“拉黑”的老顾发现,网上的朋友越来越多了,甚至,每天总有三四十条@他的微博,基本都是反映民生问题。“比如‘哪里红绿灯坏了’、‘哪里播放喇叭扰民了’之类,我收到以后,就公开转发给相关的部门,并督促他们解决。之所以公开转发,一是对博友的尊重,二是给相关部门公开的压力。这就是微博之妙。”

    有一天深夜,老顾收到一条微博私信,反映马路上有一个窨井盖掉了,请他帮忙呼吁。他马上@嘉善交通投资部门的微博,敦促他们处理。第二天一早,交通投资部门就去现场看了,发现这属于建设部门管,很快将问题反映过去。建设部门很快去现场处理好了,并于一小时后在官方微博上发了帖子:告知市民窨井盖已经补上,马路已恢复了原貌。一直在关注此事的老顾,就将这个处理结果在微博上发布,并表扬了相关部门的快速反应。

    “@是信任,转发是责任。”热心的老顾常常在微博上“管闲事”,“老百姓之所以@我,一方面可能并不清楚一些民生问题具体是什么部门管的,另一方面可能也想借助我的影响力促进事情快点解决,对于这种宝贵的信任我从来不会嫌烦,官员开微博的一个功能不就是给百姓办点实事吗?”

    老顾的这一观点,得到了“博友汇”许多官员博主的认同。不过和退居二线的老顾相比,在职的他们往往更忙,所以更多的时候,就把这些民生问题转给自己负责的官方政务微博处理,而且他们发现,和“专业上访户”不同,网民反映的事情往往都是民生小事,只要相关部门能公开处理,态度诚恳,他们就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“动辄拉黑,和一些官员不敢开微博,或者有些博主使用网络水军一样,本质上都是不自信的表现。想想看,有几个被查出的‘问题官员’是微博达人?当你开诚布公,真诚交流,你会发现,恶意攻击你的人会越来越少。当然,人气旺的官员博主也不见得比不开微博的官员工作上做得更好,但他们显然因为多了一条接地气的渠道,更受百姓欢迎。”一位官员博主说。

难以回避的身份尴尬

    然而在共识之外,官员博主们依然有许多各自的困惑。

    比如,韩可胜认为,和政务微博相比,官员的个人微博可以更具人性化,更加富有个人魅力。但他发微博却也有几个原则:不晒私生活;讲话格外小心。“一方面是出于对家人隐私的保护,另一方面,也怕引起误解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有位公务员朋友喜欢晒些旅游的照片,结果马上就遭到博友质疑:“政府部门真是舒服啊,天天出去旅游。”朋友找到他求助,他从侧面帮忙解释说,一名官员休假的时间一年只有几天到十来天,只不过博主没晒其他照片而已。还有一次,他本人去北京出差,看到机场高速边的树林上挂着不少被风吹起的塑料袋,便用手机拍了张照片,并调侃道:“北京注意环保啊。”结果很快有人回帖:“部长攻击北京啊。”他只好赶紧删了那条微博。“官员发微博,真要从受众角度多想想。很多官员就是在网上呛水后离开了网络。”韩可胜说。

    在杨华看来,自己虽然是公务员,但政府工作中出现了一些问题,自己还是会直言不讳批评,虽然这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今年,杨华发现有很多人反映一个小区存在管理问题,就一直跟帖转发,了解情况,向该镇有关部门反映得到的回答都是“还在跟进”。“后来我就一直跟帖,终于得到了该镇镇长的批示。那位镇长跟我的关系还是不错的,就问我为什么要紧抓不放,认为大家都是体制内的,何苦这样?”但在杨华眼里,“在微博上表态,正是给政府官员展示自己的机会,何必躲躲闪闪?”

    在黄浦江死猪事件一段时间后,嘉兴市政府在人民网上做了访谈,老顾便发微博说,政府有姿态还是好的开端,虽然晚了一点。结果引来博友一片“拍马屁”的骂声。老顾平复心情之后,看到有博友相互攻击,又劝说“不要搞地域攻击,当就事论事,大家同处长三角,本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”,才稍稍平复了舆论。

    当然,官员博主们聚在一起,最多的还是在网上做盟友。当哪位博主需要发布当地的一条舆情时,他往往会@博友汇里所有的其他成员,大家一起帮助顶帖。用他们的话来说便是,引导微博舆论讲究第一个跟帖的人,如果第一个人呼应,往往这个舆论场的“塔”就搭正了。

    不过博友汇里也有成员已经提出,相互支持帮助固然重要,但最重要的仍是相互监督批评,“不然别人会戏说你们是在‘狼狈为奸’啊!”至于如何相互监督批评,官员们说,如果谁的言论过激了,他们会私信给他,劝他删帖。

    在杨华的领导、同样是“博友汇”成员的闵行区司法局局长金海民看来:“虽然官员的声音也需要聚合,但光是官员的声音远远不够,同样需要更多来自第三方、民间的声音。正能量越多,微博环境就越好。”

记者手记

并非一门技术活

    官员微博,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。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一季度,新浪认证的政务微博总数超过7万,其中各地公职人员达到29228个。截至2012年年底,腾讯认证的政务微博同样超过7万,其中有25054个属于党政官员个人。

    然而,另一个数据同样引人注意:根据《2013年第一季度新浪政务微博报告》对公职人员微博基本行为分布的分析,“发布原创微博”在所有微博使用行为中,仅占15%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这么多人中,下大力气、亲自打理微博的,并不很多。官员不知道如何用微博和网民“打交道”,微博沦为新闻稿的复制粘贴,甚至政绩陈述,并不鲜见。

    因此,我们关注了这样一群少数的“官员微博达人”,他们不仅早已习惯于在网络世界“摸爬滚打”,还逐渐谙熟网络规律,更重要的是,他们不仅有拿起微博麦克风的勇气,更有将“微博之歌”唱得好唱到底的决心,并已经在探索通过“合唱”来唱得更响亮。

    在上海交大传媒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谢耘耕看来,这样做让他们对公众舆论有了更大的影响力,开始在网络舆论场里有自己的话语权,不仅相互交流经验,团结起来对付谣言,而且与民众互动得好,能够了解民意,回应民意,最后能为老百姓做一些实事,从而争取民意,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但也应该看到,微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舆论场,里面有各种不同的圈。谢耘耕的团队曾经统计过30多个重大公共事件微博的关键节点,政务微博起的作用还是很少,影响力甚至不如一些传统媒体和大V名人的微博,而且往往只能在所属区域中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不仅“非官方博友汇”探索在继续,官员们的微博探索也迈向更广阔的领域。比如,韩可胜和很多草根意见领袖交上了朋友,并在微博中开设栏目,总结各地舆情应对得失;他和杨华等人还同时监管一些官方政务微博,受益于这些网络经验,个人与官方微博相得益彰;越来越多的官员博主也加强了与普通网友、传统媒体微博的线上线下互动,努力做到在重大事件关键节点上,评论不缺位……

    有人感慨,在没有既定规则的前提下,官员上微博只能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,甚至学会如何“说话”也成了不小的学问,绝对是一门技术活。但在记者看来,对于官员博主来说,所有的网络技术、传播手段从来都只是“锦上添花”,最重要的,依然是勇气和真诚。这种勇气,来自于自身的坦荡和自律。这种真诚,则来自于对“实事求是”和“群众路线”的内心真正共识。

本文栏目:解放精选 作者:周楠/曹艺
  • 写进博客
  • 发起话题
  • 新闻首页

解放牛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沪ICP证01009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沪字第33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9083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