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稿首页|即时播报|社会|国际|国内|上海|财经|娱乐|体育|消费|生活|图片|视频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本网专稿 > 国内 > 正文

“我不知道”,糯康突然全盘翻供

“10·5”湄公河惨案昨开审 5名其他被告均指糯康为元凶 未来庭审将出示大量证据

发布者:渊渟 时间:2012-09-21 07:17:00 来源:解放牛网 新闻晨报 收藏】[0]
评论0 查看】 【我要评论发起话题

糯康(右一)等6名被告人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庭审

新华社现场图片

晨报特派记者 徐妍斐 昆明报道

    昨天上午9点30分,“10·5”湄公河惨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。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对糯康、桑康、依莱、扎西卡、扎波、扎拖波6名被告人分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、运输毒品罪、绑架罪、劫持船只罪依法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此案预计审理三天。

    在昨天上午的法庭调查环节,主犯糯康接受问询时当庭翻供,对策划劫持中国船只、杀害中国船员等罪行矢口否认。在庭审后的新闻通气会上,湄公河惨案专案组证据组组长聂涛在接受晨报记者提问时表示,糯康翻供体现了其狡诈的性格,但他的侥幸心理不会得逞,专案组和法庭事前进行了详密的调查工作,有足够证据证明他犯下的罪行。未来两天庭审过程中,检方将向法庭出示大量证据。

相关大使馆人员应邀旁听

    昆明市滇池路,这条平日高峰时车水马龙的道路,昨日因为“10·5”湄公河惨案的开庭变得比往日更为拥挤。8点20分左右,晨报记者看到法院大门前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。云南当地及来自全国的各路记者在大门边的诉讼受理中心排队,准备登记进入法院。法院外还有许多身穿制服的警察警戒维持秩序,不时在法院正门外清场,一名女警牵着一条警犬来回巡视。

    随着呼啸而来的长笛警报声,法院外人群都紧张起来,众多媒体记者早已支好长枪短炮,等待糯康等6名被告人被押解到法庭的第一个镜头。上午8时30分,在三四辆特警车护送下,载着糯康等被告人的法院车辆迎面而来,来到法院的大院,在数名法警的押解下,各被告人被带到了法院的候审室。

    此时,参与旁听的人员也陆续走进法庭。前来旁听的,除了政法界相关领导、媒体记者外,还有受害者家属。同时,相关大使馆人员也应邀到庭参加了案件的旁听。“请法警带糯康等被告人到庭。”在12名法警的押解下,糯康等6名被告人一字排开被带上法庭。法庭上,各被告人表情淡漠,唯有首犯糯康神情轻松,甚至带着习惯性的微笑。经审判长许可,各被告手上的械具被打开。

被告穿着家居服出庭

    昨天出庭的6名被告,与数月前被逮捕时相比,精神状态和健康状况都有提升。与在看守所穿着特制服装不同,他们出庭时所穿的是更为人性化的家居服。上午9时30分,糯康犯罪集团案庭审正式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鉴于此案,与往常的一般国内犯罪案件不同,糯康等被告人均是外国国籍,由于语言上的沟通障碍,“10·5”惨案庭审增设了“翻译席”,该席位设在糯康等辩护律师一边,被害人及其代理律师的座位则设在了公诉人一边,在控辩双方的阵容上,控方派出了8名公诉“名嘴”出庭支持公诉,而辩方也由6名中国律师组成辩护团。

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每一名被告人的耳朵上都带上了接收同声传译的一个黑色耳麦,当被告人被法庭提问时,问题会同步翻译传送到被告人所戴的耳机上,各被告人回答完问话后,负责翻译的人员再将被告人的回答翻译成汉语。如果,传译机翻译不好,审判长请翻译人员现场用被告人能听懂的语言翻译。由于6名犯罪嫌疑人来自老、缅、泰三国,还有无国籍者,所说语言涉及老挝语、泰语、缅语、拉祜族当地语言等,昨天出庭的还有5名翻译人员,轮番上阵,为庭审服务。

去年4月曾劫持中国货船

    在公诉机关宣读起诉书时,记者注意到,除了震惊中外的“10·5”案,公诉机关还指控了糯康犯罪集团的另一起犯罪事实。

    那是发生在2011年4月2日的一次劫持中国船只绑架勒索案。

    检察机关查明,2011年4月2日至3日,糯康犯罪集团在湄公河先后劫持了中国货船“渝西3号”、“正鑫1号”、“中油1号”和老挝客船“金木棉3号”,扣押了多名中国船长和船员作为人质。索要了2500万泰铢(约合人民币500万元)的赎金后,才释放了人质。此后,3艘中国货船及船员被缅甸政府解救。

    “他们用绳子系住我的脖子,双手也被绑了起来。20分钟后,他们中能讲汉语的人问我们,你们的船上有没有装毒品,我说没有,他们将我押往河边灌水,然后问我同样的话。我的回答很肯定“没有”,他们继续给我灌水,灌了四五次后,我感到很绝望。这时,他们告诉我说:‘大哥,今天你不承认也得承认,承认了还免受罪。’我觉得我快死了,说:‘你们想叫我怎么说,我就怎么说。’我承认毒品的时候,他们还用摄像机作了记录。”法庭上,坐在第一排的受害船长之一冉某某在陈述案发情形时,再次勾起了心中无法抹去的伤痛。

[昨日庭审焦点]

翻供

糯康:“10·5”案我没有跟去,是他们自己做主去的

    公诉书宣读完毕后,糯康首先接受法庭问询。随后,令旁听人员意外的一幕出现了,糯康当庭翻供,否认自己与湄公河惨案有关。

    面对法庭询问“2011年的10月5日,你有没有参与劫持中国船只,杀害中国船员,并在中国船上放置毒品的犯罪事实”时,糯康回答:“我没有跟他们去,是他们自己做主去的。”糯康将策划、操纵者的身份当庭推给了自己的手下,而他自己,完全像一个不知情的无辜者,“由依莱做的,为什么要劫持中国船只,我不知道,他们没有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当公诉方询问“你有没有指挥、策划、参与案件”时,糯康回答“没有”,并称“案件是泰国人干的,我事后看电视才知道情况”,对犯罪事实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对于绑架中国船员的“4·2”案,糯康也一并否认。整个问答环节,糯康将“我事后才知道”这句话说了十多遍。

    庭后,糯康的辩护律师林丽表示,自己是今年8月13日成为糯康的辩护律师。在最后一次和糯康接触时,糯康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翻供征兆。“糯康的说话一向比较绕,有很多弯弯。”林丽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据公安部门介绍,糯康在被移交的头两个月,负隅顽抗,坚决不承认任何犯罪事实。随后,在如山铁证面前,糯康才陆陆续续逐渐交代犯罪事实,但态度仍有反复,很不稳定。

指认

其他被告:我们所有事情都须得到糯康同意才能做

    随后出庭的桑康指认是糯康组织策划杀害中国13名船员。他说:“中国船只在湄公河上不交保护费,还拉(被征用)缅甸军人来围剿我们,使组织受到了巨大损失,糯康就想报复中国船员。在案发前,糯康指令我们捆杀中国船员。在活动中,翁蔑负责劫船只,依莱负责收集信息与泰国军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上午最后一个出庭的依莱也承认是糯康指使他们杀害中国船员。“我们所有事情都必须得到他(糯康)同意才能做。”依莱说,9月27日,糯康要求他盯湄公河上过往的中国游船,他与岩湍等人选定了作案地点,10月3日,他与弄罗前去与泰国军人谈判,泰国军人同意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依莱还说:“10月5日,翁蔑说他劫持了2艘中国船只,糯康说‘都干掉’。”于是,他们就赶往事先选好的作案地点,翁蔑等人开枪射杀中国船员,“泰国军人赶到后,有的站着,有的趴着对中国船只进行射击。”泰国军人参与此案可以通过查获毒品立功,而糯康则可以获得泰国军人提供的武器弹药。

    桑康、依莱均表示,“错已经错了,希望中国法律能够对我的罪行从轻处理。”

    下午4时许,庭审进入法庭质证阶段。公诉人在出示了第一组物证之后,在传唤人证之前,考虑到由于证人涉及境外人员,按照证人要求和相关规定,向审判长提出不公开审理的请求。法庭予以批准进行清场,此后庭审进入不公开阶段,由法庭确定核实证人身份后,将于9月21日继续公开审理。

检方称之后的庭审将出示6组证据证明糯康为首犯

狡诈侥幸不会得逞

    昨天庭审结束后半小时,公安、检察院、法院、律师等相关人员共同在“10·5”案件新闻中心举行媒体通气会。

    在回答晨报记者有关对糯康翻案的态度、将以怎样的证据来证实其犯罪事实时,湄公河惨案专案组证据组组长聂涛表示,糯康当庭翻供表现了其作为糯康武装贩毒集团头目的狡诈性格,同时,也表现出他面对专业法庭时,不敢承担法律即将带来的严厉惩罚。聂涛说,糯康翻供的侥幸心理不会得逞,专案组和法庭事前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工作,有足够证据证明他犯下的罪行,以及是糯康武装贩毒集团的首犯、在组织中的地位和作用。

    昆明市检察院检察官李凌表示,由于昨天的审理并没有到出示证据的环节,因此对于证据本身暂时无法透露。但可以明确的是,将有包括现场采集的照片、人证等6组证据,大量证据将充分证明糯康身为湄公河惨案首犯的罪行。

    李凌同时说,检方将向法院建议考虑糯康的翻供态度,“除糯康外其他5名犯罪嫌疑人在庭上的自述和互相指证是态度良好的,如果对翻供和照实供述的处理态度一样,显然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另外,13名船员被枪杀前的遭遇始终是人们关心的话题,早先时候曾有报道称他们死前曾遭虐待。对此,公安部禁毒局情报信息中心主任韩旭光说,目前确认实施的犯罪过程是,糯康武装贩毒集团劫持两艘中国船,对船员通过捆绑等手段实施控制,并用快艇押到事发现场后用枪射杀。但是,根据泰国警方的尸检结果,13名遇难者的死因都为枪弹伤,部分人存在抛尸过程中的擦划伤,但并没有一些媒体渲染的割鼻挖舌等虐待。

本文栏目:国内 作者:徐妍斐
  • 写进博客
  • 发起话题
  • 新闻首页

解放牛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沪ICP证01009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沪字第33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908329